你现在的位置:首页>>遗产精髓>>朱金漆木雕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工艺木材和雕刻
发布时间:2015-07-29    点击数:13862
    [概述]“三分雕刻,七分漆匠”这句话是朱金漆木雕艺人的经验总结。宁波朱金漆木雕的特色主要在于漆而不在雕,依靠贴金箔和漆朱红来进行装饰,因此雕刻并不十分精细,而漆工的修磨、刮填、上彩、贴金、描花却十分讲究。正是这种工艺使朱金漆木雕产生了富丽堂皇、金光灿烂的效果。 
    宁波朱金漆木雕从明清以来普遍应用于民间日常生活,如日用陈设、佛像雕刻、家具装饰,特别是与民众生活关系密切的婚娶喜事中的床和轿。宁波人有句俗话:“一世做人,半世在床”,所以对木床的雕饰特别讲究。现今,有富贵人家流传下来的“千工床”,做工极为奢华,费工浩大,床内床外犹如一座亭台楼阁,而且梳妆台、马桶箱、点心盒、文具箱等等生活用具一应俱全。床内四周有雕刻绘画、床外层层楼阁贴金朱漆极其富丽。 
    除“千工床”、“万工桥”等较典型的朱金木雕家具外,还有用以迎神、赛会、灯会的雕花朱金木船、鼓亭、台阁及宗教造像、古戏台等也都称得上绝妙的民间工艺精品。 
    鉴于宁波朱金漆木雕的雕与漆结合的特征,故对于雕刻材料的选择就有了自身的特点。 
    第一节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木材选择和处理 
    1、材料选择   
    我国古代民间工艺的最基本特征是具有强烈的地域性,一般都就地取材。据《宁波市志》记载,宁波区域的“材用树种”达678种,民国《鄞县通志》记载有38种,主要有松科、杉科、樟科及楝、杏(银杏)、柏、桧、柳、黄杨、桐等。以上地产木材是宁波的传统雕刻用材。如松树(马尾松最多),一般用于船舶及桥梁水桩,因含脂量高,有耐水性,然而木质较松,又容易蛀蚀。因此不仅需要充分干燥,对于疤结和油脂还要用火烧。其法是在疤结处涂上能燃烧的油脂,点火烧一下即可。 
    宁波木雕的木材要求并不太高,只要符合三个条件就可因材施雕。 
    一是不裂,没有大的裂缝均可施雕;二是不变形,一般的老树和自然风干的板木都不会有明显变形;三是未被虫蛀或腐朽。 
    一般来说百年以上的老树或陈年的旧木,如果没有开裂变形就不会再变,如果有一点裂缝也不会再裂。因为年久,带有树脂的板木也自然蒸发,故自然的陈木做木雕最为安全。但不管如何,使用时还是要用作干燥和防腐处理。 
    对于宁波朱金漆木雕来说,由于雕刻的用途不同,故对于木料质地纹理的要求也不同。如用于精雕细刻的雀替和撑拱(牛腿)、吉子的材料要选择木质较为细腻,树纹致密的木料。而以实用为主的则一般的松、梓、杉、苦楝、柳、木荷都能应用。 
    雕刻木料的树纹,最好选择以竖纹为主体,它的肌理和力度是自然形成的,雕刻时使用刀凿就要顺应纹理,特别是大型木雕,如果采用横断,则很容易断裂。因此,木雕最难雕的是断面,纤维木筋的强弱不一,难以作细腻雕刻。为此,老雕刻师认为香樟木是雕刻的好材料。香樟树分大叶、小叶,小叶更细腻,纹理平直,且有防蛀的芳香,故用于佛像最佳。银杏木的纹理更为平直和细腻,善精细雕刻。最为难得的是“千年黄杨”,数百年还只有手臂粗,但雕刻可以极为精致,可以“一丝不苟”。 
    2、木材干燥处理 
    [干燥处理]  木材的储存是相当要紧的,新木材、板材含水量太高,不能用于雕刻,因此宜用老木、陈板。材料备足心里不慌,故木雕作场、制造厂或雕刻师必有存贮场。聚存久的木材干燥度好,能保证产品质量。 
    按旧制的做法是,将新进的原木斜搁固定,一个锯木师傅坐在原木下面的地上,一个站在原木上,二个人上下配合木锯对拉,将原木剖成12公分厚的片材,再将锯好的片材搬进通风较好的堆场内。片材两头各放置一根5公分厚的木搁档,使片材相隔相叠,避免阳光直射,通风搁叠以求自然阴凉。每隔一月即进行翻料,每叠片材上下翻置,或换地易位,以确保片材干燥均匀。这种传统的自然干燥法虽然费时耗力,但保证了雕刻后的花板不变形,不开裂。从历史上留存下来的朱金花板来看,开裂、变形的花板几乎很少。在现代采用大型烘板机,木材木板的含水量可达百分之七以下,但民间雕刻仍然以天然风干为好,这是因为江南气候湿润,梅雨季节空气含水量可以高达百分之三十以上。
在雕刻木料之中,总还会有不满意的缺陷,用之不适,弃之可惜。因此,可以采用补洞和镶拼二种技艺。 
    3、补洞和镶拼 
    [补洞]  在雕刻之前或雕刻进行之中,如发现不当的斑疤,孔洞、霉块、黑点等,可以采用挖除一小块,然后依相似的色泽、质料补上一块,经漆饰之后就绝无修补痕迹。 
    [镶拼]  木雕镶拼之术从唐代起已经大量应用于佛教造像,称为“拼木造”。而在此之前,还是以独木板为主的“独木造”。拼木造传到日本以后称为“寄木造”,今存美国的唐代十一面木雕观音为独木造,高0.63米,立相。而藏日本奈良法隆寺的十一面观音高37.4厘米,也为独木立相。 
    镶拼木雕克服了独木雕体量的限制,如与漆艺饰金结合,外观天衣无缝,事半功倍。镶拼木雕的技艺,宁波老艺人称为“打镶”。事实证明镶拼木雕充分发挥了浙东漆艺的技艺特征,不仅小木料能做大件,而且由于木材质料愈大愈易开裂,所以通过镶拼时的横直纵横交错,不仅更不易变形和开裂,而且雕刻造型宽容度再不限于木料体量。如现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和唐代佛像,高达2.34米,是国内现知的最大镶拼木雕佛像。 
    这种镶拼的技艺,不仅应用于圆雕人物,而也适用于浮雕花板,用燕尾榫、元宝榫和二头尖竹梢钉拼接,事先涂胶于拼接面,干燥之后,比原来板还要牢。 
    但是对于互相镶拼的材料也要注意干燥程度,木质纤维要基本一致性。木材的特性是愈靠近树心纹理愈致密,变形性能愈弱,故镶拼的材料都需要作一番选择。 
    与“打镶”原理相同的是外加安装,如佛像的手或风带,采用雕刻前后安装到主体雕刻中,经过漆饰和贴金绘彩也难以发现其中痕迹了。 
    第二节  朱金漆木雕的木雕器具 
    1、工作台  专用的木雕工作台,主要用于雕刻中小件木雕作品,工作台为四足侧脚式为好,有利于打造雕刻的稳固性。桌面宜厚,并备有放置刀凿的台盘,台面的一般尺寸为宽1米,深0.7米,其中前半部作为放置雕刻工具的台盘。台面高度离台70厘米,厚3厘米至4厘米,一般的坐凳高约40厘米。 
    2、雕刻刀凿  我国古代“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是说工具的重要性,但在新石器时代在铁器尚未发生之前,原始先人用石器工具也能做木雕,但原始木雕究竟不能与用刀凿雕刻的木雕相比。 
    宁波木雕师傅与全国各地的木雕师傅许多工具都已经类同,但宁波师傅善用硬木制的二头可用的“拷柱”代替其他地域的小斧头或木榔头,而应用的刀凿也略有区别。木雕的刀凿是民间艺人长期实践之中逐步创造和形成的,从形状来分,可分四大类,即平口、圆口和角口、尖头,平口、圆口又有斜角不同和坦圆(半圆、月圆)大小不同,这都是为了有利于工具与木质纤维的适应,有利于操作得心应手。所一般的木雕师傅、雕凿有数十件之多。 
    如从长短、粗细厚薄及制作形式来分,又有平头、弯头,有柄、无柄、钢条凿和有翁(木柄)之分。如直平刀凿是一般木工与雕刻师最基本的工具,其中一面平,一面的刀刃约成30°至15°的斜面,木料愈硬斜度也应略大,否则容易产生“断口”。
平凿之中又有厚薄,厚凿用于粗加工——打坯,薄凿用于铲和刻,一般最宽的平凿为3—4公分,特型的铲凿也可加宽至5—6公分。而最窄的可以到0.1公分。然而无柄的钢条凿,也可装上木柄,但只能用手握和指掌的推力作精雕细饰。
据笔者所知,目前江南雕刻凿的专业制造以浙江东阳湖溪和苏州光福为著名,广东福建的坯刀和修光刀一般不装凿柄,直接用钢条打成,长约20公分,小的平刀和圆刀象一根上方下圆的筷子。 
    现代的刀凿一般采用碳钢,硬度好而韧性不足,因此不少民间艺人用一般的钢丝弹簧加热后煅打成小型雕凿。关键在于“淬火”,一般是凿用钢锉冷作制成形后,用钳子夹住在火中加热发红,再放到水或油中冷却数秒,浸入深度2公分,然后再深入1公分,此谓“定钢火”,再在冷水中浸后即可。“淬火”关系到刀凿“锋口”质量,一般老艺人都十分熟练。 
    3、木雕辅助器具  木雕不仅仅是依靠刀凿才能完事,要达到满意还要靠不少辅助性器具,其中包括钻、刮刀、拉锯、砂皮、锉刀、拷柱、钢丝锯(弓锯)、铁鎯头、磨刀石等。 
    古代的打孔钻,远古时代有手搓的“钻木取火”,钻头采用金属已有三千年历史。明清时代已有牽钻和压钻。牽钻双手操作,压钻单手钻孔,目前已全部被电钻代替。锉,对于木雕来说是表面的细加工,于是艺人们创造了蚂蚁锉,蚂蝗锉,粗齿、细齿锉及植物之中的木贼草、沙叶等,近年则全部用大小的机械砂磨。 
    钢丝锯是木雕镂孔之中很重要的辅助工具,大约在清代乾隆时产生铜丝锯,不久又用钢丝,其法是用高硬度的钢凿将竹片弓拉直的钢丝表面凿起约三分之一的毛刺,毛刺的间距约半寸,三面有刺,故上下拉动可依形拉出花纹。近年已采用机械镂孔,但少量及小件还是要借助钢丝锯,故是木雕的必需手艺之一。 
    4、磨刀石  我国古代有“磨石不误砍柴工”之民谚。古代的磨刀石多为含有石英砂或金钢砂质沉积岩,各地工匠都寻找合适的磨刀石,基本上分为三种,即粗石、细石、油石。使用时必须要带水磨。 
    粗石即砂粒较粗的石料石块,用于新刀凿的开口和粗磨,要注意磨动的角度、轻重和稳定性。细石,有的是天然的细石,有的是专用烧制磨刀砖,砖中含有均匀的极细金刚砂,使用前后都应在水中浸泡。此外,旧民居中的铺地砖也可用,细石的作用是磨去粗石产生的毛刺,使刀刃更锋利。 
    新材料合成的油石、砂轮磨刀速度快,但要保持刀刃的角度。其实磨刀凿也是一门学问。 
    但是木雕凿子之中还有各种圆凿、角凿等,这就要专门在磨石上开槽,称为“阴阳槽”,又分为角槽和圆槽,让刀凿的圆背或尖背紧贴磨槽,轻轻拉动,磨动雕刀。但在刀刃的凹入面,还要制一批能在刀凿的圆或尖面中磨动的小块磨刀石。对于这种小型的圆刀或角刀的磨制非要老师傅手把手教导示范,否则雕刀就会无法使用,磨成变型或反而不锋利了。 
    第三节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雕刻流程 
    1、图稿  “朱金花板”几乎是朱金漆木雕的代名词。但“花板”,原则上是指平面浮雕或镂孔雕。因为一是花板在建筑和家具上广泛应用;二是留存于世的也是花板居多。所以花板为历来宁波朱金漆木雕的工艺流程中,最有代表性的技艺。 
    图稿俗称“打图样”,这项工作大都由资历较深、经验丰富的把作师傅担当。因为这是一个需要统筹考虑,整体谐调的艺术装饰工程。要雕刻的部件必须从功能、体量尺寸、造型以及离观赏者高低远近来仔细把握,才能决定雕件的尺寸和厚薄。朱金漆木雕又有用在大木作和小木作之分。大木作主要是指用在古建筑上的构件,如樑坊、雀替、斗栱花罩、隔扇门、藻井等等。小木作雕刻则指家具类,如床、椅、桌、凳、橱、箱以及桶、盒、盘各类器具。但“大小”并不能用尺寸来分。 
    打图样必须便利于朱金漆木雕的工艺制作,要有利于发挥本工艺的风格特点。 
    考虑到朱金漆木雕的题材多取自戏曲京剧人物的服饰、姿态,俗称为“京班体”。花板的构图格局均采用立视体,并且近景、中景和远景处理在同一画面的平面上,前景不挡后景,充实饱满,井然有序。与传统中国画的“丈山、尺树、寸马、分人”的比例概念相反,而是人马可大于房屋建筑。在人物比例和造型上常用幽默夸张的作风,如“武士无颈、美女无肩、老爷凸肚、武士挺胸”,这种程式化的民间艺术手法,正是打图样所遵循的原则。 
    2、刷样上板  用薄而有点透明的棉纸先在图纸上用铅笔考贝一遍。用稀薄的浆糊在要雕的板上刷上一遍,再将考贝好的棉纸快速刷粘到刷了浆糊的板上,刷的时候要纸与板对准,刷时要快,用力均匀以免将纸刷破。在现代多用复印之法。 
    3、打坯  打坯的要点是抓大体,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有经验的老艺人凭经验即可大刀阔斧分出块面,不细雕而效果呈矣。 
    (1)边框线先凿。 
    (2)范围已定,考虑成熟,抓住主要特征开凿。先用大凿,后逐渐用小凿,要点是要按物体的轮廓线照线凿,再分出块面、高低、层次;由浅入深,由大入细。 
    (3)先用大口凿去掉空白处,明确分出先后高低层次。要点是无论人物、花鸟、山水景物,亭台楼阁都要做到上厚下薄,使“上厚”尽量保持在雕板的同一个平面上,使雕好后的花板显得饱满充实,这是宁波木雕的做法。 
    (4)如果凸显主体,分出前后,也只有在交接处分出高低以示前后层次,而不能去削弱旁边的画面内容。 
    (5)逐涉深入,在上述四点的基础上,再分出人物的头部、身躯、四肢的上下、左右、正侧朝向。头部按三停五岳雕出五官位置;这个工序称为粗坯,一般是左右握刀凿,右手握拷柱,槌击刀柄刀下木飞。 
    (6)粗坯进入细坯,大凿换成小凿,凿时要诀:用力一凿下去要有回力控制,就是速将凿子收回,凿坯时就是这一凿一收中顺利进行,切忌蛮力过猛,以免破坏了下层要雕刻的材质而造成图像的破碎。 
    (7)细坯是基本完成的雕刻画面,但对髹漆要求来说略显粗糙,所以接下去的工序修光,是一道关系到髹漆质量的工艺。
打坯和修光这二道工艺是紧密相扣的,修光是弥补打坯的不足之处,特别是对细部的加强,故刀凿都要换成小型,如艺术品的润色,使雕刻艺术更上层楼。 
    4、修光  一件木雕作品不但要求整体生动完整,更要求细部耐看有神,故修光更谨慎。 
    (1)修光前要检查刀具是否保持锋利; 
    (2)运刀要干脆顺畅,绝不能心中无数而造成用刀滞滞碍碍,造成刀痕板结; 
    (3)要保留原打坯风格,而是使它更加完美,因为打坯是一鼓作气,有一种气韵生动之感,修光是在作一种细部修饰和“光面”效果;而主要的功夫是掌指与细凿功夫。 
    (4)地子绝对要修得平整,不能有高低,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中,切忌有刀痕板结; 
    (5)将纹样、盔甲、建筑上的瓦楞,或鸟类的羽毛刻画仔细; 
    (6)将人物的头部刻画仔细,留下眉毛,头发、胡须等给髹漆去做; 
    (7)好的修光水平,能原汁原味的体现木纹材质,而且为糙漆打好基础。低劣的修光手艺是用砂皮打光,俗不可耐,给糙漆工序带来麻烦。 
    修光这道工序完全是用刀工来深入细化、润色,表现雕刻表面的光滑和细腻,而且保持物象的棱角分明,给人干脆利落的感觉,这就是修光和打坯的完美结合。 
    上面提到打坯是一鼓作气,雕板有气韵生动之感,这说明木雕师傅的个性、气质都能在雕板上反映出来。如十几块雕板排在一起,不用写上名字,就能让人知道是谁的作品。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髹漆妆金工具、材料及流程 
     宁波朱金漆木雕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工匠们总结出极为经典的话——“三分雕,七分漆”。应该说朱金漆木雕在古代是雕漆不分家的,宁波俗话有“雕花带(兼)漆匠,泥水带(兼)木匠。”过去的老工匠一般都是既能雕又能画的,好的雕花师傅能充分理解油漆后花板的效果。好的油漆匠知道怎样去打磨、调整,不能破坏雕板上的每一个部分。一个技术高超的工匠能从雕刻到漆朱、贴金、上彩、开脸全程运作。雕刻时恰到好处,留下三分给髹漆发挥,这种配合上的默契是从长期的技术切磋中摸索出来的规律(规矩),也就是朱金漆木雕风格形成的因素之一。所以单从字面上看“三分雕”是否雕刻简单粗率,实际上恰恰是在雕刻上特有的艺术手法:画面布局、人物,景物安排,层次处理等,充分突显了宁波朱金漆木雕的艺术个性,这是与髹漆,贴金等工艺的默契,融合成一个独具特色的作品。以下将宁波朱金漆木雕的髹漆及贴金各道工艺流程分述介绍。 
    第一节  髹漆工具与材料 
    宁波朱金漆木雕在古代,使用的主要配料是天然的大漆,即生长的南方的漆树汁液,具有耐酸、耐碱、耐热、耐水的性能,比一般的油漆(洋漆,又称调合漆)要好得多,然而天然的大漆从采集到髹漆要去除水分杂质,并要与桐油调合,将生漆制成“熟漆”之后才能应用,而在干燥过程中又要求潮湿,用温热的密封型环境(窨室)。中国天然漆艺的主要工具: 
    [油漆工具]:各号大、中、小漆刷、刮刀、油灰刀、水砂、牛角骨翘、直尺、斜口刀、平刀、铜棚,调漆勺等。丝(过滤用)、夏布(挤漆用)等。 
    [剪金工具]:分行金底、贴金用的剪刀,米罐,扁口的夹金镊等。 
    [行金底工具]:传统工具是用头发自制的大、中、小等三种型号的“头发栓”(扁型刷子)和“头发捻头”(即圆型刷子),工具制作时将头发理顺,用胎壳包紧制成。使用时用完一口,用刀再开一口,使用起来始劲头一致,不仅蘸油量大,且软中兼硬。
[贴金工具]:用干透的老楠竹制成的“金夹子”,利用牛尾的毛制成的金扫子(即毛刷子)。金夹子要求弹性好,不变型,使用顺手,夹嘴合拢后无缝隙,一般应准备两种长度不同的大小夹子。金扫子用于较复杂的木雕花活等类似部位的贴金,因这些部位的贴金,手不易跟进,故用金扫子的小巧跟进。 
    [髹漆主要材料]:生漆(中国大漆)、桐油、瓦片灰、硃砂粉、R银朱、银粉、佛青、石绿、九八金箔、银箔、漆色等。
[主要辅料]:石膏、太白粉、乌煤、铁红及释稀剂、胶粘剂及手套、口罩、眼镜、工作衣等。 
    第二节  髹漆技术与工序 
    中国大漆即天然漆,在实际使用时经过炼制和调合以后成为“硃红漆”,朱红漆之前,首先要经过糙漆(抄漆)和填腻子,然后打磨之后,还要再补灰打磨和抄漆。如果得到的器物目标是朱红漆或贴金,必须也要用二道黑色灰漆作底,涂漆的漆料要在日光下晒涂,便于漆中的湿气和水分再一次挥发,这是宁波老漆匠的经验。以下各道工艺流程是宁波朱金漆木雕的必须工序。 
    1、髹漆的木胎糙漆 
    [糙漆]  糙漆又称“抄漆”是朱金漆木雕开始髹漆的第一道工序,这也是关键性的一步。 
    (1)表面处理  将花板上的凿屑、灰尘掸刷清爽,如发现有裂纹或不平之处,用快口刀将它修平,细裂处用平刀铲成三角槽,俗称凿纹,以便填腻子时可以填进到底。用O号木砂将雕板(白坯)表面仔细地全面打磨,应打磨到一定的光滑和平整度,轻重缓急全凭指功和经验,并借用砂棒(竹棒包砂皮)。 
    (2)填腻子 用生漆腻子将花板的沟纹、缝隙等缺陷修补填平,用刮刀将余腻刮净,使表面平整。刮腻子平面处理满刮,要求一次刮清楚,做到既无漏白,又不留刮刀痕迹的余灰。行话讲“刷来遮山有白眼,做到层漆见布兰”,以能显露木纹为准。将填过腻子的花板送到窨间,在木架上放置平正,以免变形,在适当的温湿度条件下(15℃—30℃、相对湿度在80%以上),干燥8—12个小时。
调配生漆腻子,其比例按重量计算:熟石膏粉一斤,生漆一斤,水一两,三者混合调和。再放石膏粉,后放生漆,再加上水,一般是边调边用,一次不要调得太多,以免干结浪费。 
    (3)糙漆材料:生漆一斤、麦糊二斤混合调配。注:先用白面粉和水搅成面团,将面团在清水里洗,洗到剩下面筋不要,将沉淀下来的面浆加热至熟浆状,待冷却后,去掉上面结皮的一层不要,这就是去了杂质、纯净的麦糊了。
用特制的牛尾毛漆刷为工具,将调配好的漆液均匀地在雕板上展开,要反复用力地横刷或直刷,要漆得薄而均匀,最后顺着木纹理刷平直。切忌有流挂、漏刷、过楞等现象。 
    生漆和麦糊调配的漆料能渗进木料的细微毛孔,其次待糙漆干了以后,打磨时比较轻松,容易平正光滑,手感极为细腻。糙漆过的花板放到窨间里的木架上,要安放平整,不让沾上灰尘杂物。 
    [第一次打磨]  糙漆过的花板要等12至24小时以后,这主要由温度和湿度来定干燥程度,打磨起来不粘砂皮为佳。
打磨用的木砂皮以0号—2号规格,现代有240—600号为粗细规格,但多以用旧的适宜,如砂白坯时用旧的O号木砂,砂皮细腻不会起砂纹,能保护木雕面子上的光洁。砂时全凭经验和感觉,运力均匀,不宜忽轻忽重,以免破坏糙漆膜对雕板的保护。衣纹、松筋、阴刻图纹等借用砂棒,或将砂纸摺成厚边,厚薄依纹隙精细而定。 
    砂磨在涂饰过程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雕刻件表面的质量好坏,也就决定于“砂功”。从工艺流程中可以看出,几乎每道工序后面都有砂磨的项目,所以砂磨是十分重要的。而有很费工时的工序,根据雕刻花纹和线条,可用沙朴树叶和“木贼草”进行细磨。它具优于600#水砂的砂磨效果,用它在漆磨的表面进行砂磨,手感细腻,舒适,最后几道工序都是用木贼草打磨。沙叶用法:先将沙叶浸泡在水中使其柔软然后手捏沙叶,轻轻地顺木纹进行打磨,不允许漏砂或损雕刻件的花纹和线角楞角,否则会出现横的丝路痕,影响美观,现在的制作工艺中用海棉砂替代了沙叶,用起来方便,效果一样。 
    补灰的材料是用生漆和细石膏粉调和,在盛器内多次搅拌调和至浆状,数量多少凭经验看雕板面积。补灰是又一次对花板进行填密修补,材料较腻子稀薄。 
    [第二次打磨]  用O号旧木砂对补灰后的雕板进行打磨。 
    [操第一遍生漆]  (1)进行配料:先将生漆在绞漆架上进行过滤,去掉漆中杂质。将过滤后的生漆和熟桐油(俗称坯油)以1:1进行调配。 
    将盛器内的生漆和熟桐油进行搅拌。以顺时针方向多次搅拌,直至生漆和熟桐油融和一体为止。用刷子将打砂磨过的雕板用刷子将漆灰和杂质掸清爽。用牛尾国漆刷对雕板操第一遍生漆。操生漆时要用力、均匀、不遗漏。行话说:“漆匠勿用学,只要漆得薄”,朴素的话语道出髹漆的要领,难的就是“要漆得薄”。因为雕板花纹精细,漆得厚了会将花纹模糊掉,而失去了雕刻的韵味影响质量。使用的牛尾漆刷毛不宜长而应短,适宜用揩刷,毛太长不宜用力,会留下明显的刷痕(刷痕)。用过的漆碗要用牛皮纸盖起来,牛皮纸要全部贴住漆面,以防氧化结皮造成浪费。 
    [第三次打磨]  从窨间取出干燥了的雕板,对操漆的雕板进行细心的打磨。要用旧的360号水砂,对整块雕板进全面打磨,也要做到均匀打磨,不遗漏。 
    [操第二遍生漆]  将打磨后的雕板用刷子掸去余灰和杂质。用牛尾漆刷对雕板操第二遍生漆。将操漆后的雕板送进窨间干燥。 
    [第四次打磨]  从窨间取出已经干燥了的雕板,依然用旧的360号水砂对雕板进行第四次打磨。这一次打磨之后就可正式上朱漆了。 
    2、木胎的补槽孔糊夏布技艺 
    朱金漆木雕的不少作品都有一道糊夏布之法,它是防止木胎拼接处出现裂缝、填破较大空洞的一种很有效果的措施。如一件2米以上的佛教道像,拼攘处多达上百处,于是在抄漆之后,先要通体糊夏布。考究的圆木也有这道工序。而所糊的布料,就是较粗的麻织布,俗称夏布。夏布使用前要请水洗涤一次,干后待用。 
    我国各地老漆匠包糊夏布之法并不一致。 
    1969年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漆工经验介绍》中,认为包夏布在涂第一次底漆之后进行。生漆的配料为百分之七十,棉漆百分之三十调匀后放入大磁盆,在日光下曝晒,不能搅动,制成漆糊。将剪好夏布,贴在涂在木胎的漆糊上,再用漆刮刀刮平直。
而宁波的老漆匠,用炼制过的生漆百分之五十,调入经过淘洗熟麦粉糊,也是百分之五十,搅拌冷却后,过滤涂在麻布和已抄漆的木胎上,贴上麻布待干,再刮腻子。因此,由宁波漆匠创造的“秘传”,比上述的工艺要简单得多。
3、髹朱与妆金工艺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灰漆、髹朱、妆金,不仅是木胎和雕刻的表面保护和“锦上添花”,俗谚有“锦上添花是小人,雪里送炭真君子”,因此髹与妆金力求达到“雪里送炭”,即在原来木胎、木雕作品的基础上给予再创造,并修补其中缺陷和不足。 
    [配朱红漆(配朱)]  (1)一般用瓷砖先将配油若干倒入,然后再放银珠粉,用专用圆底木棒在碗内轻轻碾磨,到银朱粉与配油浑为一体,再用力进行碾磨,如此反复碾磨至银朱粉成极细的朱泥,再将过滤好的生漆放入,比例是1:1为宜,具体是根据气候、冷热、潮湿度来控制比例。 
    (2)先用配油加上银朱粉进行碾磨,越细腻越好。再用夏布扎袋进行挤压过滤。 
    (3)用过滤出来的银朱,加上金漆,以1:1为宜,视气候冷热、干湿,决定金漆的增减。配好的朱红漆比大红色略淡。其色泽纯正鲜艳,沉着而不张场,不张不躁,厚重内敛,在古代被称为正色。配朱红漆一凭经验,二凭眼光。
[上朱红漆(上朱)]  上朱前要将打磨过的雕板掸去余灰,最好用湿毛巾将雕板拭一遍后凉干。用漆刷沾好朱红漆在雕板上仔细均匀地髹漆一遍。再将雕板送到窨间荫凉干燥。但上朱并非一道即可,考究的还要再砂磨,重复上朱,或再一次。满意之后才可妆金。妆金,又称贴金,方法很多,金箔依附于木胎靠胶粘物,称为“底”或“地”。贴金的称“金地”,贴银的称“银地”。妆金地方法很多,按照金地来分,有漆金地、油金地、藤黄胶金地、蛋青金地等;按贴金技法有:贴金、摺金、扯金、剪刀金、水拖金、油裹金、唾沫金、扫金、泥金、水金、描金等,都是古人在器物上饰金装潢之法。宁波朱金漆木雕主要用是是漆金地、贴金。而贴金的前道工序是“行金地”。 
    [行金底]  (1)环境:行金底是贴金箔前的一道重要工序,它和剪金箔、贴金、扫金几道工序均需要在一个无风、无尘、相对封闭的环境里进行。如果是在未封闭的建筑中贴金,也应用帐幔临时围起来。 
    (2)工具:行金底用的是用头发自制的大、中小等三种型号的“头发栓”(即扁形刷子)和“头发捻子”(即圆形刷子),它们是将头发理顺,用胎壳包紧制成。使用时用完一口,用刀再开一口,使用起来始终劲头一致,不仅蘸胶量大,且软中兼硬。 
    (3)工艺:涂刷金底漆俗称行金底,行金底时应涂描准确、不脏雕板、不亏不涨、厚薄适度、直顺齐整。在雕刻画面上应用工具来回多刷几次,以防窝漆流坠,以免贴金产生皱纹。 
    (4)材料:行金底的材料是用生漆调配油(熬炼过的熟桐油)再掺入少量的银硃。用笔或刷均匀涂刷在清洁的坯面上。江南霉雨时节是最好的贴金环境。金底的干燥大约4—8小时,必须在将干未干,而不沾手的却到好处。 
    妆金的主要材料是金箔,我国自汉代起就能制作金箔,直到民国时期,宁波城内有金箔(铜锡箔)十余家,各县乡镇一般也有箔庄,箔店,形成了箔业。金箔的制法是将金叶(薄片)剪成小块(约黄豆大小),包在二张乌金纸(竹纤维做)箔工脱袄赤膊,挥动八斤重,短柄铁郎头,经大约一天左右,金箔打成。我国俗语:“一斤黄金二亩田”,是说一斤黄金打成薄箔可以复盖二亩田。按我国目前手工打箔(机械操作),含量百分之九十八的黄金1.2小两,能打出9.33×9.33平方厘米的金箔1800张,也有说5两黄金出箔一万张。现售金箔厚约0.2-0.5微米,每千克黄金出金箔58000张,金箔每千张称一箱,一箱有100帖,每小贴有10张。目前我国金箔的含金量有高低,色泽也有红光、黄光、青光之分,而规格也并不划一,如香港产为5×4.5厘米等。 
    [剪金箔]  (1)行好金底后,待金底漆干燥到七、八成时开始贴金,过早过晚都不好。过早“金底干得太嫩”,易将刚结膜的金漆搓开,形成“泥金”,勉强贴上后,会影响金箔应有的亮度而变得无光泽。过迟则“金底漆太老”,如强行贴金,即会将金贴花了。 
    (2)金箔有九八与七四之别,九八金又名库金,质量最好,经久不变颜色。剪金箔按雕板的部位大小需要剪成大小不等,以防金箔浪费。剪金箔的剪刀和钳子要随时插在米罐中,这样可防止粘金箔。 
    [贴金]  (1)贴金工具是竹制的金夹子,有大、小二种,竹比金属要好。 
    (2)贴金要有熟练的技巧,要掌握五先五后,四准、四快。五先五后:先贴整后贴破,先贴宽后贴窄,先贴直后贴弯,先贴外后贴内,先贴下后贴上。四准:剪金箔的宽窄度要准,划金的劲头要足,金夹子插金口要准,贴时不偏要准。四快:快锁口、快划金、划夹金、快贴金。
贴金也有贴假金,即铜箔,铝箔和锡箔,如锡箔,价格低廉,贴好后在表面涂一遍黄色液料(如黄栀水),干后上一遍罩漆,也能粗看如“贴金”。 
    然而贴金最大的难度是比纸薄而轻的金箔不听使唤,小块的金箔在大面积中产生一块又一块的痕迹,现在日本寺庙中的许多古代贴金佛像就产生这样不雅观的弊端,而中国的贴金师很少有这种现像。这就是还有扫金和泥金方法弥补,但用金量成倍增加,古有“一贴、三扫、九泥金”之说,意思是扫金用金量是贴金的三倍,金箔揉成金泥粉为九倍。 
    [扫金]  贴金完毕即开始扫金。扫金是用上好的棉花或金扫子,沿着已贴的金面,用力适度地捺压一遍,使金箔全部贴实,不能让碎金飞掉,造成浪费,将碎金扫在专用的盒子里,或扫在未贴到金箔的金底上。 
    [拨朱]  贴好金箔后,仔细审视一遍雕板图象周边的直立面是否有碎金箔粘连,如碎金箔粘连处,要用朱红漆笔将其掩盖掉,以保持画面清爽,如未贴到金箔要小心补上。 
    [上泥银] (1)将银箔碾研成绝细的银末,用金漆调和成泥银。凡雕板上的人物脸部和手均用泥银罩一遍,此乃古代做法。。 
    (2)将银箔捣成粉未状,放入其盛器内,用少许骨胶水放入一起研磨,到银箔不见光亮,再反复碾磨到泥银为止。再倒入略大的究器内加入温水。因温水有化胶作用。约二、三个小时后,待细腻的泥银粉沉于水底,倒出含胶质水,用笔可以上泥银,但这种做法日久容易发黑。考究的是将泥银用清水漂研后,倒去清水,干燥,再研成粉,调入金漆,调成泥银漆。 
    [上彩]  待泥银干后,用里漆色上彩,漆色不能太厚,上彩后能透出泥银为佳,保持朱、金、泥银三色的和谐相融,而不能花俏零乱。
[罩漆]  这是髹朱贴金之后的辅助性工序,也是罩一层保护膜。当贴金结束或其他装饰结束之后,金箔表面先刷一道清淡的豆浆,干燥后罩上一层罩漆,这层罩漆的配方与金地漆相同,只是不用银硃粉,待干之后,表面就一层薄薄的金以保护膜,即使千百年之后也不会产生金箔或其他妆金的变异。 
    [开脸•描花]  待色漆干后,用狼圭笔醮黑漆开脸,如眉毛、眼脸、眼珠、头发等,开脸是技巧性很强的细话,落笔到位,粗细得体方称高手。宁波朱金漆木雕还有在已贴金的衣帽上画花纹的传统。
[其它工艺手法]  上述朱金漆木雕工艺流程是典型的做法,随着匠人们的创造和各地域的相互影响,好多工艺手法也溶进朱金漆木雕之中,如泥金、砂金、洒金、戗金、上银色、饰螺甸、上佛青、上石绿、撒云母、甚至还有上黑漆等工艺技法。 
    [注意事项]  1、上各道工序须在温和的气温中进行,如在隆冬或盛夏更须保持室内适当的温度,如15°至30°。加工后的成品也同样需要温湿的环境,这是再三要强调的关键。2、朱金漆木雕的色彩,由于都含有暗黄的漆本色,而且越涂越深,故出不了艳亮的白色、淡黄等,但可以用其他手技法去补充。3、朱金漆木雕的各种色漆,如黄、绿、青、朱,原来的色料混入大漆之后,必定色彩发暗,但过了数天,或者数月之后,色泽会艳丽,这就是老漆匠所说的“开漆”,艳而不俗的“中国红”,也就在数月,有的要半年一年之后才露出“庐山真面目”,它的神奇就在这里,而在生漆制成的底坯上贴上金箔,也要到一定时间才开出金色,称为“开金”,此后就绚丽灿烂、光彩夺目了。


主办:宁波市文化馆(宁波市展览馆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浙ICP备12006744号-2  浙公网安备:33020302000601号   中文域名: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公益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药行街117号  联系电话:0574-87308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