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遗产精髓>>朱金漆木雕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艺术与功能
发布时间:2015-07-29    点击数:13838
    宁波朱金漆木雕这一繁衍于浙东区域的宁波地方民间手工艺,经数千年的孕育和传承,如今已深植在浙东民俗文化的血液中,不管现代化和国际化的浪潮有多么猛烈,朱金漆木雕已经与浙东的经济和文化形成了解不开理清的深缘,“崇红尚金”的吉庆吉祥,不管你在城镇的高楼闹市之中,或偏僻的山乡水村,朱金漆木雕的艺术与功能永远与时代的脉博紧紧相连。
    1、建筑营造中的朱金漆木雕 
    我国的木结构建筑以梁柱支撑屋面,自宋代起建筑装饰趋向精细和华丽,特别是北宋崇宁二年(1103),将作监李诫作《营造法式》成为中国建筑史上最完整的官方建筑的规范。《营造法式》将木作分为“大木”与“小木”,小木之中又有“雕作”,主要雕刻彩画装饰的重点是梁柱、斗拱和藻井、天花、门窗、栏板、望柱头,“彩画作”之中有“贴箔”和桐油用法。 
    宁波朱金漆木雕中的斗拱不仅形状小巧,而且不少都以装饰为主要功能,特别是檐下的花拱和戏台的藻井。
清代中晚期之后的斗拱已不再承重“只余柱头科及角科尚可勉强称为结构部分”(梁思成语)。著名的中国建筑泰斗梁思成先生曾“希望今日的建筑师不要徒然对古建筑作形式的模仿。”宁波的朱金漆木雕中的斗拱,其中一部分是从宋式延续而来,而大量的却是本地小木的创造。今宁波宁海城隍庙、宁海强蛟魏祠等,密集昂头及雕成长形的麻叶头组成美丽的网状花纹,贴金漆朱敷彩之后,观赏效果十分靓丽,故有其说是看戏,实则是观台,檐下的构筑是建筑物的最瞩目处。 
    藻井、天花是建筑物的顶部,宁波保国寺的宋代藻井、天花的格式,在明清时不少都有很好的继承。如同心圆式的穹窿顶,在明清的宁波戏台和祠庙(如宁海井山庙)有一脉相承,不过显得更为精巧。藻井古称“龙井”、“绮井”、圜泉,方井等。方型及八角,又称斗四和斗八,宁波的朱金漆木雕藻井多八角攒尖,集中于顶尖中心的圆镜。斗方的又称四方抹角。而宁波最具有特色的是“鸡笼顶”。这种藻井源自上古洞穴时代的“天窗”,古人还以为藻井有“压水之功”,又是尊贵的象征“天圆地方”。故在神佛头上表示“苍天在上、天网恢恢”之意。而从现代建筑力学、声学意义上起到增高了空间,和“拢音”的作用。宁波区域现存的庙祠戏台中最多的就是鸡笼顶,贴金漆朱的效果特别好。1992年第一期的《绍兴戏剧》刊物上,谢涌涛先生著文中说“以现在保留的宁波邑庙戏台和秦祠戏台为例,前者重建于晚清,后者新建于民国初期,建筑上的壮观风姿,不仅居于宁波地区之最,也居于全省之首”。以上谢先生只不过仅仅看了宁波戏台的一部分,如果再去看看三个联一起的戏台藻井,会有更多的钦佩和感叹。 
    宁波巧匠的戏台一直造到北京、天津和上海,今存上海豫园的戏台及檐下斗拱牛腿漆朱贴金,成为豫园镇园之宝。这座戏台原在上海闸北塘沽路北市的宁波“钱业公所”,宁波商人为公所建了戏楼,外观单檐歇山,台内鸡笼顶。每年农历三月十五财神诞辰演戏。1974年因塘沽路扩建移此。 
    宁波巧匠还为日本长崎崇福寺建造“第一峰门”。宁波工匠在宁波制作后,于1696年海运至崇福寺安装,即是日本的“国宝”,又是宁波朱金漆木雕在日本的遗存,其构造与宁波城隍庙与宁海城隍庙的花拱一脉相承。
宁波的戏台藻井还有平棋式、卷棚式、八角攒尖式等等。
由于旧时代的戏台是当时社会集教育、娱乐、贸易的诸多功能,故一个地域戏台的密度和精度都体现了这个地域和这个家族的经济、文化兴衰的标志。 
    2、佛教造像及佛寺器用陈设
由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宗教政策逐步落实,宁波市近200座佛教寺院经济上独立,几乎所有新老佛寺全部进行不同程度的装修,最重要的是佛像雕造。 
    我国佛像雕造,最初是在东汉永平(公元68年)白马驮经像到洛阳白马寺,这尊佛像,如果小型的可能是金属,但也可能是木像。据佛经记载,在释迦牟尼在世时,已经雕有佛像,用旃旋檀木造。传入中国在此先后,各地中国也能仿造金像和石像为多。
但由于木像容易风化和损坏,故传世的反而也以石刻和金铜为多数,北方的泥塑像也能保存千年之久。 
    北魏(516)的《洛阳伽兰记》中,永宁寺有“丈八金像一躯,中长金像十躯……”,可见此时已有朱金漆木雕佛像,而且高度达5米左右。
在南朝晋(402)浙东(山阴)戴逵父子已能造夹紵像,其法是以泥作胎,塑成后用漆帛层层包贴,干后脱去泥胎,故又称“脱胎佛像”,但今存宁波域内最早的是天童寺收藏的北魏太和(477)的金铜坐佛,高0.2米。而朱金漆木雕的佛像的实物仅存明代,今存宁波七塔寺文物室和宁海东方艺术陈列馆。 
    宁波朱金漆木雕佛教造像,1米以下的“可用“独木造”,如1米以上,则可以考虑使用“寄木造”,或称镶拼造。镶拼造由于木料的横直间隔,宁波佛师的巧艺,反而比独木造不易开裂,这是因为后来几道生漆夏布和数道灰漆砂磨,漆朱贴金之后,能保持良好的耐久性。
流行在浙东的宁波派佛像,即灰漆装金的朱金漆木雕,一般采用的都是香樟木,既有香气,又能防蛀防腐,造大佛和小像都适宜。佛像的整体造像姿态,和佛、菩萨、天王、伽兰、罗汉等都已形成固有程式,如佛菩萨的脸如满月,胸向前倾,愈高大愈要求前倾,形成三角形,“眼观鼻,鼻观心”,这样的造型就有亲切感。“佛眼跟人”,形成了佛菩萨与朝拜者的情感交流。 
    宁波派的衣饰纹理有成束的垂直或横向流动的纹理,与古印度的马吐腊造像风格相似,而受犍陀罗式(希腊式)写实风较少,故有强烈的装饰性,似北宋宋太宗时,日本然带到日本清凉寺的旃檀释迦佛像同出一辙。 
    明清宁波派佛像之中的天王和伽兰(关羽),基本上都汲取了京班体中的武将造型,形体略短,道具法器与京剧行头极似。对于关公的造像力求达到气宇轩昂,避免了细节,韦驮则以身材略短的武士造型,以立势为多。
宁波派佛像从明清遗存中可知罗汉的造像基本上为宋式,如宁波阿育王寺的清代“十八罗汉”,在《中国雕塑史图录》中图片与江苏东山慈金庵的造像相似。然而对于大悲观音(十一面千手千眼观音)却为藏式,今存台湾台北埔里观音山、宁波七塔寺和余姚龙泉寺的造像都是同一种风格,都为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造像。 
    宁波派的朱金漆木雕佛教造像,较好的承传中国从汉唐以来形成的汉式佛教造像仪规,如“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三十二相”中的“足平安相”、“手指纤长”、“手长过膝”、“身材纵广”、“身金色相”、“皮肤细滑”、“双肩圆满”、“齿无缝相”、“脸脥饱满”、“睫毛长相”、“顶肉鬓相”等。其中“身金色相”规定了“佛要金装”,其他的特征都规定佛、菩萨与一般常人的区别。在“八十种好”之中,更有佛菩萨80种特征。如鼻高无孔、眉如初月、耳轮垂锤、脉深不现、唇加红色、手足满圆、面满如月等。宁波佛教造像的“相”、“好”千百年以来成为无数佛像师的造像规矩。近世以来,由于西洋造型及外地造像的影响,宁波派的造像面临竞争,有的悄悄地在改变。如日本按金与宁波传统贴金有别,机械的漆涂已代替传统手工,仿型机、雕刻机也正在代替手工,但是我们认为研究和保持优良的传统技艺还是重要的,如何把握继承和改革,却是应该有待继续研究的课题。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佛教造像之外,还有佛像配饰所持法器、背光、台座、佩饰、琉璃灯、供桌、拜台、钟鼓架等,名目繁多,全都有一套特有的规制、用途和含义,由于篇幅有限就不再展开了。 
    3、室内陈设器具之中的宁波朱金漆木雕 
    在清代晚期的宁波,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手工业作坊、前店后作场,以形成的嫁奁业,经营的项目以嫁娶器皿为主体,包括来料加工、定制、门市、上门制作、收购、租贳等,并与服务于嫁贳的仪仗、乐师、鼓手等联合在一起,在较大的乡镇都有这样的店铺。
而嫁奁业中提供的多为小件,如桶钵、镜箱、妆台等,主要还是请名师“家作”。所谓“家作”,是心怀绝技的手艺人在财主家中成年累月的制作,其中千工床、万工船和花轿都是“家作师傅”不惜年月制成,万工桥专供店铺出租。 
    《宁海县志》称“旧时,卧床最讲究,雕饰精良,称花眠床。”因当地民俗,花轿是“明媒正娶”的标志。而花眠床,“为人一世,半生在床”,是男方必备的“传种接代”象征。故宁波朱金木雕大花床一张比一张考究,特别是奉化、宁海和象山,更特别重视对千工大床的雕制,不惜请能工巧匠费工成千上万。 
    宁波朱红木床一般宽度2米,高度2.5米至3米,而深度可达3米。床的构造分为前后二部分。即前部约三分之一为踏床,有挂面、床门、床窗,底板高出地面10-13公分,因地面潮气重之故。考究的持面有三至五层的亭台楼阁,称“五凤楼”。精雕细刻的百子图,京班体、龙凤呈祥、百年好合图象,包含在挂落、吉子等繁复的装饰中。守护床门的有床栏柱狮子,床门有方有圆,圆形的更有团圆之意。方形的床门有4条床门柱,腰板裙板全都漆朱贴金,踏床内摆设有马桶箱、矮柜、食盒、灯具等必要的器具。 
    花眠床的后部份第二层是卧床本体,前面为挂落,第二道床门、有二条床柱。床沿高约50cm,床内三面有围屏镂雕或可拆卸,顶上有天花板。故宁波式的朱金木雕大花床可称“房中有房,屋中屋”。与花眠床相匹配的是一套数只的开门式朱红漆贴金橱柜,门不雕饰或饰有铜件。雕饰重点在“幞头”,犹如官帽,故橱上的3至5层的精雕俗称“帽头”。这种朱红橱柜的用途是衣柜,故4条柜腿长达0.6米,起到防潮作用。橱柜之前放一条高0.5-0.6米的兼作凳又作鞋柜的长条登橱。其他的陈设还有房内的方桌、小橱、红漆幢箱,一套红漆的桶缽、红盘、床前坐椅或漆凳,考究的还有衣架。这一套朱金漆木雕的“房里家生”,要从房主人定亲开始制作,长达数年始成。目前在宁海方前、前童和一市箬岙还能看到原汁原味的千工大花眠床。浙江博物馆的展出品中是其中一张宁海千工床。另一张在1953年宁海征集,已收藏在库房,在宁波保国寺博物馆的千工朱金床雕刻还算不错,馆内收藏的有好几张不同档次的朱金漆木雕木床。 
    有“千工床”、“万工轿”相比,“小件”,却“圆件”箍桶匠的绝活,有民谚:“箍桶师傅本领高,刀一巴来篾几条。弯板几块分得散,篾圈一个箍得牢。”箍桶业的形成也是清代中晚期,从小木作之中分离出来,将直板制成弯板,箍成圆桶,有一件长达2尺、一头高一头低的长推饱,以及专门饱制圆体一套的绕鉋。 
    箍桶师傅制的圆件都是嫁方的嫁妆,宁绍区域的“十里红妆”中必不可少。其中长甩桶、腰子桶、回汤桶、子孙桶、岙斗、粉斗及祭盘等五花八门、琳琅满月,在塑料器尚末发明的江南“圆木时代”,圆木盛器曾与江南城乡千家万户的生计息息相关,起居饮食更不少了圆木,箍桶业另立“一行”,或坐店“家作”,或走街穿巷,成为三百六十行的必备一行。近年笔者在日本横浜的中华街旧货店发现了宁波式的有五条腿的高足红脚桶,相必是近百年以来从宁波带到日本。 
    在日本长崎“三江公所”,即浙江、江西、江苏同乡会绘,收藏一件清代宁波式《十里红妆》用的朱金漆木雕扛箱,形制与宁波、宁海和浙江省博收藏品一致。 
    4、会器与祭器中的朱金漆木雕 
    会器与祭器是公众性的祭祀和娱乐器具,有强烈的地方特性和公众特性。 
    庙会在宋代称“社日”,明清以后才称庙会。明清以后的人聚繁荣,市镇和家族娱乐性集会增多,祠庙林立,成为浙东在经济发达之后的文化鼎盛的象征。 
    民国《鄞县通志》记载的鄞县神庙(社)517处,而宁波城内有159处,每年一至数次的庙祀,大型的就形成了庙会,庙会又形成了竞技性的赛会。旧《宁海县志》称:“赛会”,亦称“行会”,县城每年三月会,抬五都神像巡行全城。宁海的行会器具中有头牌,4人抬;台阁4-8人抬,儿童扮成戏曲人物;秋千,4人抬,会转动由儿童扮成戏人;鼓亭,盛装雕画,击鼓奏乐的导引。如今这样有万民参予的宁海县前童元宵会还能一睹盛大的风采。 
    在旧鄞县,大型的赛会有高桥会、鄞江庙会、姜山礼拜会、太白庙鑞会、宁波四月半庙会、陶公山九月半庙会、杨树桥庙会、前徐寿春岩官庙庙会、黄古林纸会、梁山伯庙会等,其他又有龙舟竞渡,龙舟也以朱金木雕雕龙头。每到赛会要请出各乡村及家族所信仰的菩萨,贴金漆朱的神轿、神椅以及16件朱金漆木雕的“銮驾”、“肃静”、“回避”牌,雕有龙头的旗锣开道,首尾相接,长达数里,而其所有组织者和费用都由民间自理。 
    如鄞西“高桥会”,有三千会众,会器三十种,头牌在先,贴金漆朱,称为“千工头牌”,小头牌一人一牌,十余件。后随的抬阁、纱船、彩銮、神轿、神灯等一行数里。清同治八年(1869),鄞县城内药业“彤云社”赛会,观者如堵,新江桥不堪重负,船桥侧翻造成400人落水身亡。留下民谚:“好看彤云社,翻落江桥下,氽到下白沙。”
为了制作会器,奉化一位有钱的寡妇不惜花费二十亩田产,雕了“稻花会”专用的纱船,八人抬着走,正面九层、雕出110出戏曲,船内可容1-2人,挂十只大小的铜罗和鼓,今存奉化溪口博物馆。 
    再如宁海前童村正月十四日抬阁会,纯属村落家族的赛会。每年正月十四,庆祝明正德四年(1509),前童村黄沙坝引水渠工程完工,族内各房自制抬阁集会,如今存抬阁、千秋、鼓亭十八扛,及童老爷神轿等,近五百年的民俗尚未中断。
5、吉子、摆体与其他小件朱金漆木雕 
    吉子,又称“结子”,暗喻“接子”,在宁波朱金漆木雕之中是平时不被人注目的“小件”,它兼是大件作品的联接和点缀,又是独立完整的精巧艺术品。 
    吉子又是吉祥物,用得最多的是倒挂狮,多在朱金木雕床正面的挂面上。吉子背面有榫孔,可插入预留的榫头中。除了狮子之以外就是高不过3寸的人物,其中有戏曲场景和“龙凤”、“和合”、“八仙”、“三星”、“天官赐福”、“带子入朝”、“衣锦还乡”等。吉子形状总体可分为二类,用浮雕表现的直接与冰纹、一根藤、回纹、百结结合一起,吉子居于中心,起到连接的作用。如用立体雕,三面可看,必须选择恰当的人物姿态,悬挑于挂面的床柱。而如果在万工轿四周,则有在人物下面加铁丝弹簧,插于万工轿四周,万工轿又可称为“百子轿”。 
    除了吉子以外,朱金漆木雕中还包括提钱木偶和布袋木偶,今宁海和象山还有老艺人。还有放在桌上的台屏,祭祀祖宗的案头古玩、烛台、诰名箱、钱箱、神位牌、印章印泥合、捻麻台、针夹、线板等。 
    宁波朱金漆木雕的作品大件者豪华气派,小件者精致细巧,它的使用功能广泛,艺术手法丰富,民族特色丰富,故才能在浙东传承达千年之久。

主办:宁波市文化馆(宁波市展览馆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浙ICP备12006744号-2  浙公网安备:33020302000601号   中文域名: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公益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药行街117号  联系电话:0574-87308368